<<返回上一页

王国维:可爱者不可信 可信者不可爱

发布时间:2019-01-25 11:04:02来源:未知点击:

可爱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爱 这是王国维的一句名言,同时也是我们了解王国维其生命内质的一个重要窗口 这句话出自王国维先生的《三十自序》一文断章摘来,如下: 前既述数年间为学之事,兹复就为学之结果述之:余疲于哲学有日矣哲学上之说大都可爱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爱余知真理,而余又爱其谬误伟大之形而上学,高严之伦理学,与纯粹之美学,此吾人所酷嗜也然求真可信者,则宁在知识论上之实证论,伦理学上之快乐论,与美学上之经验论知其可信而不能爱,觉其可爱而不能信,此近两三年中最大之烦闷,而近日之嗜好所以渐由哲学而移于文学,而欲于其中求直接之慰藉者也要之,余之性质,欲为哲学家则感情苦多,而知力苦寡;欲为诗人则又苦感情寡而理性多诗歌乎?哲学乎?他日以何者终吾身,所不敢知,抑在二者之间乎? 今日之哲学界,自赫尔德曼以后,未有敢立一家系统者也居今日而欲自立一新系统,自创一新哲学,非愚则狂也近二十年之哲学家,如德之芬德、英之斯宾塞尔,但搜集科学之结果,或古人之说而综合之、修正之耳此皆第二流之作者,又皆所谓可信而不可爱者也此所谓哲学家,则实哲学史家耳以余之力,加之以学问,以研究哲学史,或可操成功之券然为哲学家,则不能;为哲学史,则又不喜,此亦疲于哲学之一原因也 近年嗜好之移于文学,亦有由焉,则填词之成功也余之于词,虽所作尚不及百阕,然自南宋以后,除一两人外,尚未有能及余者则平日之所自信也虽比之五代、北宋之大词人,余愧有所不如,然此等人,亦未始无不及余之处因词之成功,有志于戏曲,此亦近日之奢愿也然词之于戏曲,一抒情,一叙事,其性质既异,其难易又殊又何敢因前者之成功,而避冀后者乎?但余所以有志于戏曲者,又自有故吾中国文学之最不振者莫戏曲若元之杂剧,明之传奇,存于今日者,尚以百数其中之文字,虽有佳者,然其理想及结构,虽欲不谓至幼稚、至拙劣,不可得也国朝之作者,虽略有进步,然比诸西洋之名剧,相去尚不能以道里计此余所以自忘其不敏,而独有志乎是也然目与手不相谋,志与力不相符,此又后人之通病故他日能为之与否,所不敢知,至为之而能成功与否,则愈不敢知矣 虽然,以余今日研究之日浅,而修养之力乏,而遭绝望于哲学及文学,毋乃太早计乎!苟积毕生之力,安知于哲学上不有所得,而于文学不终有成功之一日乎?即今一无成功,而得于局促之生活中,以思索玩赏为消遣之法,以自逭于声色货利之域,其益固已多矣诗云:“且以喜乐,且以永日”此吾辈才弱者之所有事也若夫深湛之思,创造之力,苟一日集于余躬则候诸天之所为欤! 表面上,他是在评论西方哲学的两种风格 可信者,指的是类似康德一样的强调理性的学派这种学派比较注重逻辑,确定性的风格的哲学这种哲学要求找到最不可以怀疑的理论基础,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人类整个的知识体系基础稳固了,知识才能可靠但是这一类风格的哲学一般都比较枯燥,繁琐,晦涩(你看看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就知道了)因此,虽然他的哲学很有道理,但是让读者觉得很难受,不可爱 可爱者,指的是类似叔本华,尼采等非理性主义的哲学的流派这种哲学并非是从概念到概念,一般行文都比较优美,有点像文学作品,像诗歌王国维本身也是一个文学家,因此他接受这类哲学就比较有亲近感但是这类哲学一般没有理性主义哲学那样的缜密的逻辑,严格的理论体系的风格,因此可爱,但是不可信 实质上,婉转于“可爱”与“可信”之间,意味着他在学理认知、学术取径上的重大抉择与转向,“可爱”与“可信”之说,有着属于比较思想史的潜在含义,暗示乃至交代出王国维在取资于西学的历程中,对于自身文化身分与话语立场的痛苦自觉,联系着王国维广大的精神世界与文化抱负 王国维自己也承认,自我是因为“人生之问题”而走向美学的,然而,王国维可以承认个体痛苦的“可信”,却无法承认个体痛苦的“可爱”,但是,这又毕竟是一种“独疑其所以生”而又不能不“生”的痛苦,一种不仅仅要“观他人之苦痛”而且更要“觉自己之苦痛”的痛苦,那么,“解脱之道”安在传统的思考由于回避了其中的实质,无疑如同隔靴搔痒,例如,从生死选择出发的自杀与否、从生活方式选择出发的在家与出家、从道德选择出发的“自利”与“利他”、从功利选择出发的“成圣”(出世)与“成仁”(入世),或者由于把精神的解脱置换为肉体的解脱,或者由于把精神的解脱置换为生活方式的改变,或者把个体精神的解脱置换为集体道德的抚慰,或者把个体精神的解脱置换为社会评价的关注,显然,都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也正是因此,王国维又一次把目光投向了西方他在“癸卯春,始读汗德之《纯理批评》,苦其不可解,读几半而辍嗣读叔本华之书,而大好之”但是,“后渐觉其有矛盾之处”,并且在他的《红楼梦评论》中“提出绝大之疑问” ,又在他的《叔本华与尼采》中“畅发”有加事实上,在接触叔本华哲学之前,王国维就已经深深体验到人生的虚无与失望,茫昧于生命意义的晦暗不彰,叔本华关于生活、欲与痛苦三者合一的悲观主义,只是证实、强化了王国维原已拥有的悲观情怀,因此也是“可信”的他要求助于叔氏的,只是个体痛苦的解脱之道这就是他所要追求的“可爱”遗憾的是,他最终抱撼而归这,应该就是叔氏的不“可信”王国维感叹的“旋悟叔氏之说,半出于其主观之气质,而无关于客观之知识” ,显然就是这个意思 在1903年,王国维开始读《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仅仅一年多后的1904年春,他就指摘叔本华“徒引据经典,非有理论的根据也” 此后在《叔本华之哲学及其教育学说》、《叔本华与尼采》、《书叔本华遗传说后》等文中,他更进一步否定了叔氏“解脱之道”的“可信”,认为“其说灭绝也,非真欲灭绝也,不满足于今日世界而已” 在他看来,首先,解脱意味着“拒绝意志”,那么,“拒绝”算不算一种意志呢其次,意志为宇宙之本体,“非一切人类及万物各拒绝其生活之意志,则一人之意志亦不可得而拒绝”叔本华只讲个体的解脱,未讲世界的解脱,与其意志同一说明显矛盾可见,个体解脱根本不可能,因为个体的人拒绝意志还要以全人类与万物都拒绝意志为前提,如果个体拒绝但是他人不拒绝那个体就无法彻底拒绝,最后,王国维又用佛教、基督教至今没有引领人类进入解脱来说明人类解脱不可能从“可见诸实事者”来说,释迦示寂、基督献身之后,人类及万物仍然在无尽的欲望中痛苦挣扎,一切都“不异于昔”,看上去是“能之而不欲”,实际在王国维看来正是“欲之而不能”   由此,王国维与叔本华分道扬镳,在叔本华看来,解脱完全可能,而在王国维看来,“解脱之事,终无可能” 而至于王国维先生最后的沉湖自杀的命运是否与自我的倾于悲观的哲学是否密切有关,答案不得而知当然,我们也无需过多去钩沉悬案,因为,“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已然山高,终然水长无论其向内求索的精神财富抑或是向外的学术成就,都值得我们去仰望,去瞻崇而至于“可爱”和“可信”的牵绊纠葛,透视其间,先生的精神风貌和内心波涛,庶或离我们更近些,更真些先生长逝,我们对其最大的追仰怀念,我想,应是读其书,观其人,受其识,终其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